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方式视点 · 新视角新视点
关键词: 众星 图片 4条 风采  
首页|聚焦|视点图话|神州风采|艺术资讯|体坛资讯|书画艺术|健康生活|公益|文化印记|视界|读来读往
您的当前位置: 首页 > 视点图话 >
视点图话
房价暴涨下“北漂”的买房悲剧
时间:2016-03-31 15:26来源:凤凰网
春节后,北京房价迎来新一轮疯涨。周小鹏签订合同的那套房涨了150万。临近过户,房子横生枝节,搞得周小鹏夫妻俩焦头烂额。你去告我啊。没有任何理由,房主突然不卖房了,不接……
春节后,北京房价迎来新一轮疯涨。周小鹏签订合同的那套房涨了150万。临近过户,房子横生枝节,搞得周小鹏夫妻俩焦头烂额。“你去告我啊。”没有任何理由,房主突然不卖房了,不接电话也不回短信。如果最终房主赔付违约金100万,周小鹏无论在原来小区还是新小区都买不起房。
 
 
 

房价暴涨下“北漂”的买房悲剧

在最后一次商谈中,房主关玉林明确表示“房不卖了”,但并未说明原因。(视频截图)

  决定好起诉的那一刻,四川人周小鹏遇到了人生无力感最大的一个坎,她的女儿可能永远失去了在北京接受义务教育的机会。但她没有退路。

  6岁半的女儿快到上小学的年纪,没有北京户口的周小鹏肖映峰夫妻俩只能通过购买学区房的方式让小孩进入北京的公立学校。她们打算将东五环外的住房置换到望京,以换取女儿上学的资格。

  置换房屋的代价是,夫妻俩需要额外背负280万的银行贷款以及150万的小额贷款。在房子出一套抢一套的望京,她们几乎没有太多考虑的机会,签订合同后4天内夫妻俩按房主的要求把150万转到链家理房通账户上进行托管。

  春节后,北京房价迎来新一轮疯涨。周小鹏签订合同的那套房涨了150万。临近过户,房子横生枝节,搞得周小鹏夫妻俩焦头烂额。“你去告我啊。”没有任何理由,房主突然不卖房了,不接电话也不回短信。

  原来的房已经卖了,等着拿到望京房子房本给女儿注册报名的夫妻俩慌了。

抢房

  原本独生女周小鹏的生活顺风顺水。作为某婚恋网站的首席咨询师,她在情感心理圈内享有一定的知名度,事业做得很红火。跟肖映峰见面7天后闪婚,住在东五环外豆各庄的一个矮层低密度小区。2010年女儿在北京出生,接着上幼儿园。

  在北京接受义务教育再出国,这是夫妻俩计划好的事,在她们的概念里也是没有特别大难度的事。

  去年11月,重度雾霾笼罩北京城,周小鹏把女儿送回了四川老家躲雾霾。此时,夫妻俩开始商量女儿上小学的事。周小鹏在望京上班,肖映峰的工作单位在国贸。小学下午3点半放学,家里必须要留人接送。周小鹏的父母对于到北京一事迟迟不肯松口,不会说普通话的老人到北京很难适应。继续住在豆各庄,周小鹏夫妻俩必须有一人辞职。

  权衡一番,夫妻俩决定换房,换个离周小鹏公司近的小区。周小鹏的公司两年前搬到望京,担心公司再搬,自己换房麻烦,周小鹏确认了公司老总和副总都在望京买了房。去年12月,夫妻俩开始在望京看房。

  每到周末夫妻俩从豆各庄赶到望京看房,平时晚上有空也看。没有过在北京买房经历的周小鹏预期很高。

  夫妻俩在豆各庄的房有140平米,户型为南北通透,矮层建筑,小区里有湖,“小区邻居经常到我家吃饭”。去年周小鹏腿摔断了,邻居的妈妈帮忙做饭。在望京看的房,要不户型不规整,要不小区环境不好,要不对应小学不好,然而中介挂出一套抢一套。周小鹏不断调整自己的预期。

  看了一圈,夫妻俩把房锁定在望京大西洋新城,这个小区算是环境上最接近原来小区的,关键是对应北师大三帆中学,而且中小学可以连读。周小鹏夫妻俩和另一对夫妻被链家中介带着去看房,周小鹏进屋就愣了,“就是一大开间,连阳台都没有”,周小鹏撇着嘴耸了耸肩。这套40多平米的房子售价420万。肖映峰建议先买个一居室,“至少有个房子”。“天,怎么住?”周小鹏还在跟肖映峰嘀咕,话还没说完,一同看房的小夫妻抢着说:“我们订了。”周小鹏彻底呆住了。

  有次中午去看了套户型不错的两居室,下午三点中介打电话说房已经卖了。中介不断告诉周小鹏夫妻要抓紧,出一套卖一套。“那时房还没一点上涨的苗头。”但周小鹏明显比开始看房时着急。

  去年12月中下旬的一天晚上,夫妻俩看完房回到家精疲力竭,接到中介电话,新出了一套房,“业主着急卖房”。第二天一早夫妻俩马不停蹄赶过去看房,是个3楼朝西的两居室,97平米售价630万。

  看房时,房主关玉林一家人都在,一儿一女上国际学校,没有用过住房的学籍,正好符合周小鹏的要求。关玉林称年底了要给公司工人发工资,着急卖房,“很诚恳卖”。周小鹏夫妻又去看了别的房后,决定买下关玉林的房,“户型规整,客厅可以隔出一间来”。关玉林卖房的要求是,4天之内,周小鹏夫妻支付150万元,其中50万元定金、100万预付款。周小鹏夫妻答应了。

  肖映峰通过朋友借了150万元,期限为一年,利息将近20万。4天之内,肖映峰把150万转到了链家的理房通上进行托管。下午签完合同,肖映峰晚上回去就把豆各庄的房子卖了,售价不到400万。

  换房差价,加上17万的中介费和别的费用,周小鹏夫妇要背负近280万的银行贷款。

横生出来的200万担保

  关玉林的诚恳让周小鹏夫妇觉得放心,她们从来没想过房子会出任何问题。

  签合同前,关玉林告知房屋有348万的抵押贷款,“只要你这边可以的话,我过完年把银行那边还完就完了,没问题的”。过年前办完豆各庄房屋的过户后,周小鹏夫妻俩等着关玉林把抵押贷款还完,然后办理过户手续。

  即便在6年前换房“被坑”的经历也没让夫妻俩对关玉林产生不信任,尤其是春节前,房市没有暴涨的苗头。2010年,女儿出生,夫妻俩决定在同一小区换个3居室。周小鹏还在月子中,换房的事由肖映峰一个人张罗。签完房屋买卖合同后,房主要求加5万才过户,家里一大一小需要照顾,肖映峰没有精力跟房主争执,便加了5万块。最终房主只给了周小鹏夫妻一天的搬家时间,搬过去才发现,合同里规定好的原房屋内的东西都被前房主拿走了,“水龙头全卸了,灯也换了”。加了5万块的事肖映峰一直瞒着周小鹏,直到两年后一次朋友聚会他说漏了嘴。

  17万高昂的中介费是周小鹏夫妻觉得可以放心的一个重要原因,“又不是几千块,而是17万,肯定不只是找个房子那么简单吧”。

  春节后,北京市房价开始暴涨,中介告诉肖映峰房子已经升值100多万。按合同规定,3月15日前,关玉林要向银行提交解押手续,3月30日前办完解押手续然后进行过户。345万的抵押贷款不是小数目,过完年,周小鹏问关玉林是否有借到钱,什么时候去办理解押。“他几乎不接电话,也不回短信”有时电话接通,关玉林的答复总是“我会的我会的”但迟迟不见行动。

  周小鹏一门心思想着过户,关玉林不接电话不回信息她也没怀疑过对方会变卦。

  后来肖映峰联系上关玉林,对方说自己借不到钱,提出让肖映峰把345万出了。周小鹏开始感觉不对劲:“我没有办法背啊,房子还没过户,他跑了怎么办?我们也没那么多钱。”链家提出通过理房通借给关玉林钱,但利息太过高,被关玉林拒绝。

  为了尽快过户,肖映峰最后跟关玉林协商出150万。肖映峰再去通过民间借贷借了150万,存到两张卡里,并跟关玉林约好3月10日到链家望京西园店重新签订合同。

  但关玉林没有按约定出现,3月11日,肖映峰继续等,关玉林依旧没有出现,当晚肖映峰回四川看女儿事情暂时搁浅。

  3月14日,链家终于联系好关玉林去民生银行进行解押。让周小鹏夫妻怎么也没想到的是,银行说关玉林名下还有200万的担保,需要一同还完才解押,“银行不解连环扣”。关玉林曾因为公司的某个项目将住房抵押给民生银行贷了345万,朋友因为公司该项目需要贷款200万,但是房本抵押只能贷100万,有公司做担保能贷200万,关玉林便以公司法人身份成为担保人。据周小鹏透露,关玉林朋友的说法是200万用在了共同的公司里,不能只是他一人还,但关玉林并不认可。

  关玉林跟中介约好第二天再去办解押,带上朋友一起还款。周小鹏不放心,14号晚上给中介打电话让去关玉林家门口守,中介答复她:“姐,没事,我去银行等。”15号,约定的时间,关玉林和朋友都没有出现。

  出差中的周小鹏一从工作状态中出来就哭:“无力、着急。”3月15日,已经到了合同中规定递交解押手续的最后期限,关玉林没有任何解押的举动。

  3月16日,周小鹏给关玉林发短信称:“不要试探我的底线。”关玉林短信回复:“你谁啊?什么底线?”随后关玉林回电话称,朋友不还200万,他也没办法。周小鹏回击:“我跟你签的,跟你朋友没关系。”“你告我去啊。”关玉林挂了电话,双方不欢而散。

  此后,周小鹏夫妻和链家中介基本都联系不上关玉林。周小鹏认为链家在拖:“他们从来没主动打过一个电话,也没有解决办法。”

“你为什么要给我解除”

  事情发生转折是在媒体开始介入后。

  在朋友的提醒下,周小鹏开始寻求媒体帮助。她通过同事李莉在朋友圈发布信息,李莉做公关工作的的,朋友圈很多媒体人。肖映峰也是媒体人,他开始通过自己的圈子找人。在北京房价暴涨的背景下,学区房、外地户口、上学这些都成为了吸引媒体报道的要素。链家望京区总监刘大鹏在媒体跟进后,开始介入处理。

  周小鹏夫妻质疑链家作为第一大的二手房中介机构为何不审核清楚房屋信息,根据现场谈话的录音可知刘大鹏的答复是:“房产抵押和信贷问题我们是没有办法审核的。”民生银行表示:“中介无权从银行获取委托人的所有抵押和担保信息。”但根据链家公关的表态可知,链家当初只查询了北京市住建委的备案信息,并没有和业主一同去银行查询相关信息。

  从法律上来讲,房屋抵押必须进行不动产抵押登记备案,而以公司名义提供担保则不需要。关玉林如果没有进行担保一项的备案登记,房产证上便没有相应税章。这便是为何当初链家在北京市住建委查询时,只查到了业主在银行的贷款抵押信息,即345万的抵押贷款,而没有200万的担保在案。

  房产律师毕文强告诉周小鹏夫妻,银行将200万担保和345万个人抵押贷款相捆绑这一做法是没有道理的,“是霸王条款”。原因是,从法律关系来讲,关玉林的朋友是200万的第一顺位还款人,他有房本押在民生银行,目前房屋市值400万;第二顺位还款人是关玉林的公司;第三顺位还款人才是关玉林。

  周小鹏将律师的意见告知链家,对方的答复是他们也知道关键在于民生银行。周小鹏的火一下就腾了起来,“为什么要我们找了律师后你们才告诉我你们律师也是这么认为的?”周小鹏质疑链家解决问题不积极。刘大鹏回应:“这件事我们也在积极处理,但进度快与慢不是我们一方能决定的。”

  刘大鹏告知会配合解决问题,周小鹏觉得这是不是中介配合她们解决问题,而是应该提出解决方法。链家望京西园店店长回应,由于还没有到3月30日合同规定最后的解押期限,他们只能告知卖家违约的风险。

  反复协商,刘大鹏给出的条件是: “你们打官司的律师费我们出;钱款上需要垫资的话我们出。但是得说清楚这钱出去证明回来。”

  链家出面跟民生银行望京支行协商解押问题,对方承认捆绑不合理,是“霸王条款”,但是是总行的规定,不同意解押。刘大鹏建议周小鹏夫妻去找民生银行,“我们以什么理由啊”。周小鹏不断督促链家与民生银行进行机构对接。3月21日,链家副总裁王拥群出面与周小鹏夫妻协商,承认链家在工作中的不足,并承诺会对“我们这个单子负责到底”。王拥群提出是否接受解约,周小鹏夫妻提出不考虑任何别的方案,只要求按时过户。

  3月22日,经过反复协商,民生银行同意解押。听到这一消息,周小鹏夫妻特别兴奋,以为难关已经克服。“感谢大家的努力,我们打通了最难的一关!”肖映峰在微信上发道。

  链家告知周小鹏夫妻,为了防止关玉林以没有资金为由变卦,第二天链家会带着金融部的人一起陪同去银行解押,如果关玉林没有钱,链家提供解押款,不收利息。

  关玉林还是变卦了。肖映峰介绍,关玉林在得知银行可以给他的房子解押后,“他居然跳起来质问银行‘你为什么要给我解除捆绑?我要跟银行讨个说法’”。

  事情至此,周小鹏夫妻没有任何选择的余地,只有起诉。但这样的代价是,女儿可能永远失去了在北京接受义务教育的机会,周小鹏在北京的事业可能会被迫中断回老家照顾小孩。中介建议她们再买套房,周小鹏苦笑:“买不起了,现在涨来连50平米的房都买不起了。”虽然这样说,周小鹏还是留有一丝念想,她通过关系问了望京一所小学的校长,女儿若中途从四川转学到北京,是否有进入公立学校上学的机会,对方的答案是否定的。

(凤凰网 叶宇婷)


(编辑:易欣)



免责声明:本篇文章转自网络,如有侵权,请告知删除,本网站不负责任何法律责任。联系方式:QQ:2839857990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 招贤纳士
视点网 版权所有
京公网安备11010502030989
E-mail:cnshidian@163.com 电话:010-59195178转603
    京ICP备12053082号-1